欢迎访问信用中国(湖南郴州)官方网站!今天是:

改革开放永远在路上

——写在郴州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创建三十周年之际

作者 :黎泽民 来源 :郴州日报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 :2018-05-11


郴州出口加工区(资料图)



86岁的黎泽民(李科 摄)


作者系原郴州地区体制改革委员会、行署经济研究室主任,自1985年以来,一直在体改部门工作,1986年和1989年曾先后参加国家体改委在中央党校和武汉经济管理学院举办的培训班学习,直接参与创建郴州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全过程,是“试验区”实施过程中的具体执行者和亲历者。


□ 黎泽民

三十年前的今天,在郴州这块1.94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又迎来了一个改革开放的春天。在湖南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面对广东来势迅猛的改革浪潮,郴州地委、行署,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在全省率先创建了郴州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简称“试验区”),从而拉开了新一轮改革的序幕,在郴州改革与发展历史上翻开了新的一页。

编者按

1988年5月11日,国务院批准将郴州作为由沿海向内地改革开放的“过渡试验区”,实行一些过渡政策和灵活措施。郴州站在了全省改革开放的潮头,在大胆探索中前行,在不断总结中完善,推动了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

改革开放永远在路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吸收人类文明有益成果,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

在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郴州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创建三十周年之际,全程参与“过渡试验区”创建工作的原郴州地区体改委、行署经济研究室主任黎泽民同志,作为郴州改革开放的见证人,不顾年事已高,亲手整理历史资料,撰写《改革开放永远在路上》一文,再现峥嵘岁月。本报刊发此文,以期激励郴州人民前赴后继、继续发扬敢于创新、锐意改革、脚踏实地、勇往直前的“试验区”精神,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道路上奋勇前进!

“试验区”的确立

创建“试验区”,有一个产生、形成和发展的过程,历经了从打开“南大门”到建立“弹性地带”再到创建“试验区”三个阶段。这是客观形势发展的需要,也是郴州人民的必然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中央对广东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广东沿海率先进行市场取向的改革和全方位开放,对湖南产生巨大影响。毗邻广东的郴州,正处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与内地经济次发达地区的接合部。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既得益于沿海的开放,又首当其冲地承受着“南海潮”的冲击;既受内地传统政策和经济状况的制约,又受沿海地区较为开放的政策和经济发展状况的影响。处在这种“夹缝中”工作和生活的郴州人民,每天过着“湖南工资,广东物价”的艰难日子,希望能找到一条符合郴州区情的改革与发展新路子。

早在1985年7月,时任省委书记的熊清泉同志到郴州考察,提出打开“南大门”的设想,实行“四开一通”(开发农业、矿业、能源、智力,搞活流通)的战略重点,以适应广东全方位开放的形势。1987年6月,省委、省政府又提出在郴州建立“弹性地带”,实行更加开放的政策,使郴州成为湖南与广东经济联系的桥头堡和突破口,以此推动整个湖南经济振兴。这两种设想的提出,无疑对推动郴州的改革开放起了重要作用,同时,为进一步探索创建“试验区”广开思路,从思想政策上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郴州地委、行署自己多想办法,寻找对策,从组织、思想和政策等方面为创建“试验区”作好充分准备。首先,组建办事机构,于1987年12月成立了“郴州地区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简称体改委);其次,组织地直各部门的负责同志,先后到广东的韶关、佛山、深圳,江西的赣州和海南等地学习考察;再次,层层进行思想发动,召开各种会议,学习外地经验,联系实际,统一认识,转变观念,进一步解放思想,为创建“试验区”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形成改革开放的大气候。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历翻到了1988年。元旦刚过,郴州人民还沉浸在欢度佳节的喜庆中,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了。时任省委书记的毛致用同志,带着省直部门负责人来到郴州考察。在考察期间,地委、行署领导建议毛致用同志去与宜章毗邻的广东坪石看看。毛书记欣然同意,并嘱咐做好安排,尽早成行。随后,毛致用同志一行抵达坪石,听取了韶关市委、乐昌县委和坪石镇委介绍改革开放和发展经济的经验。毛致用同志还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坪石镇的一些企业、工厂、商店以及农贸市场,所见所闻,耳目一新,深受启发,获益匪浅。通过对郴州半个月的调查研究,又到广东坪石做了考察,毛致用同志把湖南与粤北进行了详细分析对比,回到长沙,向省委常委写了调查报告,明确提出要把郴州正式列为湖南省改革开放“试验区”,“实行类似韶关和赣州的经济政策”。省委常委完全同意毛致用同志的意见,立即以湘发〔1988〕2号文件批转了这个报告。随即省人民政府于1988年4月2日向国务院报送了《关于加速湖南开放开发的请示》,在“请示”中的第一条就提出“将郴州、零陵地区和衡阳市作为由沿海向内地改革开放的过渡试验区,实行一些过渡政策和灵活措施”,“放宽政策,下放权力,积极扶持”,“允许他们根据实际情况决定工作方针,使湘南地区的改革开放在全省先行一步”。时间又过去一个多月,一个特大好消息传来,国务院于1988年5月11日以国函〔1988〕72号文件批复:“原则批准”湖南省政府的“请示”。至此,郴州作为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的地位正式确立。郴州人民渴望已久的梦想如愿实现。

为了贯彻落实国务院72号文件精神,省政府迅速组织省直有关部门的负责同志,由时任省长的陈邦柱同志带领,于1988年5月16日至20日来郴现场办公,给了郴州9个方面42条政策,概括为“五大包干”(即财政、粮食、烤烟、煤炭和外贸五大包干)、“四大扩权”(物价、税收、信贷、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及税务、粮食、外贸劳动人事权等四大扩权)。从此,郴州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进入了实质性的实施阶段,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跨进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大力推进改革

“试验区”的确立,给郴州人民以极大鼓舞,省政府给的42条政策,给郴州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带来了强大动力。地委、行署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有利时机,全面启动“试验区”工作,并确立改革的指导思想:坚持以市场为取向,以广东为导向,以价格改革为突破口,以自费改革为主,重点抓好价格体制、流通体制、投资体制和社会保障制度等改革,使郴州的多项改革在全省先行一步。根据省政府给的大政策,结合本地实际情况,郴州相应制订了改革开放的12个文件,出台了上百条具体措施和规定细则。从此,郴州的改革开放迈开了新的步伐,积极稳步地向前推进。

首先,在全省率先进行粮食改革。粮食改革,是一项关系到国计民生,牵动全局的重大举措,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当时,不少同志忧心忡忡,顾虑重重,主要担心:粮食放开后,定购任务完不成,现粮收不上怎么办?城市居民、厂矿职工、机关干部以及东江库区移民户等的粮食供应从哪里来?粮食系统广大职工的“金饭碗”打破后出路问题怎么解决等等。针对这些情况,地委、行署采取多种形式,广泛开展宣传工作,深入进行思想发动,反复讲清“改有难度,不改更没有出路”的道理,明确指出,这是大势所趋,必须迎难而进。当时,广东粮油购销价格全部放开,稻谷定购价每百斤由19.16元提高到25元;小麦由21.2元提高到29.69元;计划内供应的粮食销价标二米由14.2元提高到30元;标准面粉由17元提高到32.8元;调价后对干部、职工实行差价补贴办法。广东粮油购销价格的调整,直接影响郴州地区粮油购销工作的正常进行,大量农副产品流入广东,粮食定购任务完不成,收购现粮大大减少,造成物资相对短缺,物价上涨,人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给郴州的各项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面对这一严峻形势,粮食改革势在必行。因此,地委、行署下定决心,果断决策,毫不犹豫地大力推进粮食改革,采取“以放对放,以活对活”的方针,尽量与广东接轨。其具体做法是:一是提高粮食购销价格。粮食合同订购的中等稻谷由每百斤17.09元提高到23元或24元,比广东低1~2元。计划内供应的销售价,标二米每百斤由13.8元提高到29.6元,比广东低0.4元。二是计划内的粮食购销,地对县继续实行“双包干”。全区定购任务共34900万斤,计划内的粮食销售共45523万斤,购销逆差10623万斤,除省核定调进5124万斤外,还差5499万斤,需各县、市购议价粮转平价供应。三是对非农业人口定量口粮实行差价补贴办法。口粮补差,按干部、职工每人每月定量27斤大米计算,调价后应补4.27元,乘1.87的赡养系数,每人每月应补差7.98元,全年应补95.76元。这些补贴均由地方财政负担。如有困难,再请示省里帮助解决。按照这个方案进行改革,实践证明是可行的,全区购销正常,物价稳定,市场繁荣,人心安定,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和目的。另外,为了增加干部、职工的生活补贴,地委、行署决定,工龄工资在全国统一规定1元的基础上提高到2元,这个政策在全省乃至全国是没有先例的,真正体现了“试验区”的特殊性和优越性。

在做好粮食改革这篇大文章的同时,其他各项配套改革也在积极有序地推进。比如,食油购销改革;城镇居民生活用煤供应改革;汽车养路费和客运附加费收、管、用包干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城镇居民住房改革;生产资料价格改革;征收矿产资源补偿费试点;教育体制改革;科技体制改革;基础设施、基础产业投资体制改革以及征收矿产资源补偿试点等10多项改革。其中粮油购销体制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城镇居民住房改革、生产资料价格改革、科技体制改革等5项,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是处于领先地位,起到了一定的探路、示范作用。

喜结丰硕成果

“试验区”建立以后,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促进了经济的迅速发展,人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生动活泼、欣欣向荣的政治局面,无论是五岭脚下,还是郴江河畔,到处可以看到人们“谈改革,议开放,想搞活”的场景。“试验区”的建立为进一步扩大开放,办好“试验区”营造了一个较好的宽松环境,吸引中外客商纷纷来郴旅游观光,投入资金技术,投资办校办厂,开发本地资源,搞活经济,繁荣市场。正如群众所说,改革开放后的郴州,样样在变了,餐桌上有“川(四川)味”,市场上有“广(广东)味”,社会上有“香(香港)味”,到处呈现一片热热闹闹的兴旺景象。这种思想观念的转变,就是摆脱了过去那种思想僵化“左”的影响的结果,也是创建“试验区”以来在精神方面结下的丰硕成果。

精神变物质。人们精神面貌的改变,思想观念的更新,促进了经济的持续发展,在物质方面取得的丰硕成果更是令人振奋。“试验区”创建后,郴州经济的发展开始进入快车道。郴州地区主要经济指标在全省的位次开始前移。据1992年统计的13项经济指标的增长速度,有农业增加值、粮食产量、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等7项高于全省乃至全国的平均增长速度。综合实力和发展后劲得到了加强。据1993年统计,全区国民生产总值达到60.69亿元,比1988年增长72.6%;国民收入达到50.6亿元,增长60.63%;工农业总产值达到84.7亿元,增长50.3%;乡镇企业总产值达到35亿元,增长4倍;社会商品零售总额达到33亿元,增长73.64%;地方财政收入达到6.4亿元,增长7.66倍。主要工农业产品产量都是大幅度增加。全区粮食总产量由1988年的151.95万吨增加到158.8万吨;油料总产量由7974吨增加到16700吨,增长一倍多;生猪出栏由177.05万头增加到217.86万头;其他烤烟、原煤、水泥、发电量等都大幅度增加。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据1993年统计,全区职工人平工资3301元,比1988年增加1486元;农民人平纯收入774元,增加278元;城乡人平储蓄余额860元,增加654元。其他科教文卫等各方面都取得很好成绩。所有这些,都充分证明,省委、省政府把郴州作为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郴州地委、行署作出的努力是卓有成效的,郴州人民流下的汗水是值得的。

“郴”风吹过“南大门”

创建“试验区”,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宏伟事业,任务艰巨而繁重,经常要研究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新问题,探索改革开放和发展经济等方面的理论,不断总结经验,逐步完善提高。因此,地区成立了“郴州地区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并以“研究会”的名义,创办了《过渡试验区探索》季刊,面向全国,赠送给沿海10多个开放城市和内地各省、市、自治区的体改部门。杂志首发期,特请时任行署专员、不久任地委书记、“试验区”总指挥兼总导演周时昌同志撰写了“为过渡试验区鼓与呼”的发刊词。文中着重指出,这个刊物是我区宣传改革开放的舆论阵地,是我们“过渡试验区”的理论窗口,反映“过渡试验区”改革进程和动态,传递改革信息,探索“过渡试验区”的理论、政策和战略,交流工作中成功的经验和失误的教训。遵照这个指导思想和办刊宗旨,主管本刊的地区体改委,认认真真地办好这个刊物,把广大干部、群众的理论心得,实践交流,喜悦和忧患都在这本杂志上反映出来。通过她把郴州改革开放的春(郴)风吹向祖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吸引了省内外的许多领导、朋友、同行、客商以及有识之士纷纷前来郴州参观考察,旅游观光,创业经商,大大提高了郴州的知名度。创建“试验区”以来,先后有改革开放走在前头的广东韶关、革命老区江西赣州、山水甲天下的广西桂林以及省内的各地市州的领导、同行等都来郴州传经送宝;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安排北大学生来郴州实习,进行社会调查;《经济日报》资深记者、后任副总编罗开富,重走长征路,专程来郴采访;武汉经济管理学院特邀请郴州的同志去介绍经验等等。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郴州变了,名声在外了,来的人多了,过去被视为“南蛮之地”的郴州,以崭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昔日流传的“马到郴州死”的落后年代已一去不复返了,曾经有人“错把郴州当柳州”的笑话也不再出现。

如今的郴州,已成为经济发展喜人的湖南“南大门”。但也必须指出,作为具有过渡性质的“试验区”,她是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已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并载入光辉史册,永远留在郴州人民心中。
文章关键字: 郴州 试验区 经济 广东 体制